酷游娱乐

<form id="xzsw"></form>

<address id="xzsw"><listing id="xzsw"><meter id="xzsw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xzsw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xzsw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xzsw'></kbd><address id='xzsw'><style id='xzsw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xzsw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觀點意見:現在降息、降准恰逢其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 [酷游娱乐]      时间: 2015-06-29 21:3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因在于,從基本面來看,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已經繼續下滑。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因在于,從基本面來看,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已經繼續下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建光 繼上周遭遇7年來最大周跌幅的“黑色端午節”之後,本周A股再次震蕩下行。截止6月26日收盤,滬指跌至4192.87點,較之前近5200點最高點回落約20%,投資者信心跌落谷底,牛市結束論亦扶搖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看到,本轮股市大跌与决策层积极规范场外配资和加大IPO融资等举措密切相关。在笔者看来,上述措施有助于防范股市泡沫,确保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,政策本身无可厚非。但是,经验表明,单一政策如果缺乏配套措施往往会产生放大效应,导致市场反应过度,甚至造成踩踏。例如,当前A股蓝筹估值并不高,相对于上证A股整体22倍、创业版142 倍的市盈率,银行股市盈率还不足8倍,但也在周五遭遇重挫。政策利空导致的无区分的全面回调很难说是市场更加健康的标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這個角度而言,措施落地後效果能否符合初衷,不僅取決政策本身,更重要的是還需有合適的配套措施。實際上,今年以來,中國經濟持續低迷,通脹較低且企業實際利率較高,筆者年前就做出了年內三次降息、五次降准的判斷。而近一段時間,出于政策寬松或將助漲股市瘋牛的擔憂,降息、降准時點有所推遲。因此,筆者建議,借此管理層清理場外融資,防範股市風險之時,推出降息、降准不僅是貨幣政策在經濟低迷,通縮風險之下相機抉擇的重要表現,也能防止預期混亂、對場外配資清理等規範股市政策起到對沖之效,一舉多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針對本輪資本市場的大幅上漲,筆者曾在兩周前《牛市不需“國家戰略”》文章做出了詳細的分析。在筆者看來,A股市場從去年年中發力,告別2000點實現一定程度的上漲是有基礎的,流動性寬松,改革預期兌現等原因都有助于A股的估值修複。然而,在經曆了一年的快速上漲後,越來越多的風險也在顯現,比如當前估值明顯偏高,經濟低迷與股市背離,改革預期遠遠領先于政策落地,股市財富效應與支持實體經濟收效甚微,投資者杠杆率高加大金融與社會風險等等,值得管理層與投資人保持警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難發現,應對上述風險,官方近一個階段態度也有所調整。例如,官方媒體減少對資本市場有傾向性的言論,加大對杠杆融資進行規範等等。在筆者看來,上述調整符合宏觀審慎管理框架,也能避免投資者産生股市只漲不跌的預期,防範金融風險,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經驗表明,好的初衷能否收到良好效果,不僅取決于政策本身,更要考慮到是否采取配套政策,對其外溢性風險做好防範。以43號文爲例,去年決策層推進財政改革的決心與力度有目共睹,43號文明確規範了政府融資平台行爲,並爲地方政府“開前門、堵後門”,是財稅改革步入深水區的重要標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由于當時並沒有太多措施防範可能出現的財政懸崖,可以看到,受對地方融資平台嚴格措施落地的影響,地方政府早前曾一度無法保證在建項目開工,造成固定資産投資一路下滑的局面,反而對經濟造成負面沖擊。總結對其風險考慮不周之處,其後2萬億債務置換相繼推出,配合同期寬松的貨幣政策,才較好的防範了財政懸崖風險,起到了既促改革,也不失穩增長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理,在笔者看来,现在降息、降准恰逢其时。原因在于,從基本面來看,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已經繼續下滑。一季度GDP回落至7%,名义增速仅为5.8%;同时,考虑到同期受资本市场反弹带动的金融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,实体运行经济的情况可能更要差于预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止今年前5個月,中國經濟數據更是逐月走低,目前爲止,並未看到止跌趨勢。特別是投資方面,1-5月,固定資産投資總額累計增速從上月的同比12%繼續下滑至11.4%,降至2001年以來的新低。在筆者看來,若要保持今年GDP7%的增長與13.5%的固定資産投資,基建投資或許需要維持在25%左右的增速,因此未來保證合理的資金配套仍是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今年全球经济也比预想更困难、更复杂。美联储推迟加息、欧洲日本经济处于困境之中,大规模QE正在推出。新兴市场国家增长面临困境,特别是俄罗斯、巴西陷入负增长拖累相关出口。因此,全球经济不稳定与量化宽松是也使得中国面临的外部面临挑战,人民币(6.2090, -0.0004, -0.01%)相对非美元货币保持强势同样削弱着中国出口竞争力。因此,海内外经济低迷、实体经济运行乏力之下,借助当前通胀水平整体处于低位的时机,及时降准、降息确有必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早前降息、降准推遲並非基本面好轉,而與政策寬松或將助漲股市瘋牛的擔憂有關,是出于防範金融風險的考慮。按此邏輯,當前決策層規範股票市場,抑制場外配資活動,對高管違反承諾的減持行爲進行查處確實必要。但造成預期混亂,股市踩踏發生也並非促進股市健康發展的初衷,借此機會降准降息一方面有助于穩增長,進而爲企業盈利提供支持,降低泡沫,另一方面也能防範利空因素放大,對沖控制杠杆的負面沖擊,一舉多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際上,政策協調配套可以起到較好效果,應該推而廣之。比如,應對經濟下滑,不僅需要貨幣政策積極,財政政策寬松也必不可少。考慮到今年地方債到期金額近3萬億,進一步增加置換額度仍有必要。此外,用好財政資金存量在當前財政收入面臨較大壓力之時也尤爲重要,如今當前近3.5萬億的財政存款,如能繼續將此部分資金用于民生支出及減稅,將既能穩增長,也能起到調結構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進一步,政策出台時效性也至關重要。穩增長與改革措施的推出,時效對政策效果影響非常大。比如,2萬億地方債置換如不及時實施,經濟進一步下滑,會釀成地區性債務危機。同樣,降准降息如果被延誤,市場悲觀情緒惡化,形成更多的融資盤爆倉,據報道目前有九成配資接近爆倉預警,如果任其風險暴露,將有連鎖反映,其後政策再出手防止金融動蕩的難度就會加大。所以,綜合多方面因素考慮,目前是降准降息的最好時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建光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、首席经济学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稿:沈建光審校:勞蓉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,以下評論内容不代表酷游娱乐立场